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图看不清下有文字版!

放个脑洞上来
虚设cp是折真和逸真
还真本体白凤凰,还真是下凡某一世的名字。
两个真真是养父子关系,具体小凤凰怎么来的还没想好。

脑洞
折真+逸真
都是真真呀~
另有cp东凤

1.
我是桃林白若桐。是四海八荒唯一的白凤。
今天是九姐姐出嫁的日子,爹和阿爹带我上了九重天。
我阿爹说折腾了这么几万年,终于……我阿爹说不下去红了眼睛。
我不知道阿爹为什么红眼睛,只好抱着阿爹的脖子不放。
这个时候浅浅姑姑过来了,她问我要不要去看九姐姐。我想了想,这边是红眼睛的阿爹,那边是九姐姐。
浅浅姑姑说今天九姐姐的红裙子特别漂亮。我想了想,这边是红眼睛的阿爹,那边是特别漂亮的红裙子的九姐姐。
于是我把阿爹交给了爹。浅浅姑姑把我抱走之前我还很郑重的拍了拍我爹的肩膀。
我爹用一个摸头回应。

2.
我是桃林白若桐。是四海八荒唯一的白凤。距离九姐姐的婚礼已经过去了大概三百年,其实后来发生了一件震动四海八荒的大事,只是我当时偷喝桃花醉的时候贪嘴,睡的不省人事,错过了。
啊,现在想想真可惜。
不过,比起三百年前,目前有一件更重要的是必须弄明白。
我爹是神凤折颜上神,我阿爹是青丘狐帝四子白真上神。
所以,那我是怎么来的?
这是个问题!
于是,我去问了我爹:爹,我爹是谁?
我爹正端着鱼竿钓鱼,他转转眼珠撇了我一眼,好像我问了一个有辱神仙颜面的问题。
你爹当然是我!我爹说。
我歪头想了想,发现问法不对,于是重来。
爹,我亲爹是谁?
好像更不对。
管他呢,问都问了。
我爹转头看着我对我说,是我。
……
再换个问法。
那我娘呢?
这次我爹没有回答,他反问到:你觉得呢?
我诚实的摇头。
他善意的提醒让我注意我的毛色。
我是四海八荒唯一的白凤。
白色,好的,我懂了。
个鬼啦!
阿爹是公狐狸,你也是。我说。
我们是神仙啊。我爹说。
爹,您知道一个词叫生殖隔离吗?我说。
小崽子,没事别跟着你九姐姐乱跑!我爹说。

3.
我是桃林白若桐,四海八荒唯一的白凤。
在桃林里每天钓鱼下棋捂眼睛,炼药偷酒思凤生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
这期间,我惨不忍睹的医术天赋成功让我爹放弃了叫我学医。
在我第三次熬糊了药之后,我阿爹挥手给厨房下了一道印,从此我不得近厨房十步。
在我酿坏第五十次酒的时候,我爹和阿爹禁止我去任何一个与吃的有关的地方。
看着坐在小船上一边钓鱼一边讨论我到底像谁这个严肃问题的两位爹爹,我内疚的唤出了几十只亲手做的最完美的一批木蝴蝶。让他们颤颤悠悠的往湖心飞去,带着一树落花。

4.
我是桃林白若桐,四海八荒唯一的白凤。
最近我有点紧张,因为我马上要渡劫了。我爹给我炼了一草庐的补药,我阿爹天天盯着我练法术,我浅浅姑姑叫团子哥哥三天两头陪我聊天传授经验,我九姐姐送了好多法器来,大部分被我爹退回去了说,渡上仙的劫用不上上古神器。
九姐姐真是……那个凡间的词怎么说的来着……壕无人性?啊不,是壕无狐性。
那简直是我凤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鬼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终于,在渡劫前几天,紧张的有点精神失常的我偷偷跑了出来。我化了原形闭着眼乱飞,等到我睁开眼看到周围从来没见过的景象时才想起来,我是个路痴。
不仅仅是路痴,而是这不知道多少万年,我从来没有出过桃林。除了东南西北,其他的一律不知。
我停在一块大石头上,往周围看了一圈,发现远处有一片仙障,我想有仙障一定有仙人,不如去问问路,于是我就飞了过去。

5.
我是上仙白若桐,四海八荒唯一的白凤。
之后的事情有点复杂,那仙障很厚,等到我终于飞过去的时候,我的雷劫来了。
当然我还算顺利的度过了雷劫。
还算顺利的意思是,我满身是伤蓬头垢面的挂在树上,被一个鸟人救了回去。
鸟人,没错,是鸟人。还是蓝眼睛的鸟人。
先让我解释一下,在我爹口中,四海八荒的飞禽无非两种形态,能化形的人形,不能化形的原形。人形的能直接飞,原形的用翅膀飞。
但是救我的鸟人是有翅膀的人,翅膀还能收起来。
这到底是进化了还是没进化完全啊?
根据救我的小哥说的,这里是南羽都,问我是不是从外面来,是不是羽人。
诶等等,四海八荒里什么时候出了个羽族?翼族变异的品种?南羽都又是哪儿?

评论(8)
热度(24)

© 袭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