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Oil and Olive 非典型性ABO设定 一~六

Oil and Olive


如果神盾局也有年终最佳员工或者最受欢迎员工评选的话有一个人当之无愧拔得头筹,并且能够蝉联――从她进入神盾局那一年起。

甚至在神盾局的探员新入职时,老一辈的探员会告诉她们:在神盾局和妇联,如果有什么自己无法解决的事,那就去找一个人――万能的Stark

Olive.Stark――神盾局高级技术顾问,复仇者联盟公关总负责人,同时还是SI的现任CEO和最大股东。不,不能说SI,很早以前它就改名叫STARK了。

作为STARK的CEO,Olive应该每天都忙的脚不沾地,单单日常运营,新品发布和出席各种公众场合就能让人忙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更不要说那些新品还是她自己设计发明出来的。可是如果神盾或复联出了什么问题,不论何时,只要一个通知,她就能迅速赶到现场,解决问题。如果正好在国外,那就虚拟现实场景模拟,反正科技已经这么发达了。

某种意义上,Olive是神盾局和复联的支柱之一。虽然她加入的时间不是最长且不能像探员一样出各种任务,像超级英雄一样参加战斗拯救世界,但是几乎每一个人的装备武器,防护用具都由她精心设计升级。换句话说,Olive像空气,融入了每一个人的生活,很容易被忽视,但必不可少。


有一句老话是这么说的:Stark魅力无穷。

就算经历了三代人,这话依旧适用。Olive大概算得上全美Alpha和Bate的梦中情人,或许还有一部分――一大部分Omaga,毕竟她没有公布第二性别。鹰眼曾经调笑着说,美国只有三种人,爱着队长的,爱着Stark的,和两个都爱的。那个时候Olive太小了,小的没有人注意到她。

而现在长大了的Oli有着一双讨喜的枫糖浆一般的大眼睛和金棕色长发,她个子很高,足有175公分,再加上高跟鞋和得体的套裙或礼服,她永远是场内的焦点。

比如这次的新闻发布会,Olive以复仇者联盟公关部总负责人的身份上台。她穿着白色套裙,踩着十公分的裸色细跟高跟鞋,长发盘在脑后,妆容得体,态度耐心温和,对每一个记者尖锐的问题做出细致的解答。仿佛记者愤怒或戏谑的语气完全不能对她产生干扰。

发布会结束后,Olive回到后台,pepper担忧的迎上来,身后一位有着偏东方样貌的金发棕眼女性紧紧跟着。“很顺利Aunt pep。不必担心,Friday。”Olive握住pepper的手,向Friday点头示意“不会出事的,我保证。”“我不担心那些你知道的Oli,”pepper勉强的笑了笑,明显的细小纹路出现在她的眼角――Oli长大了,她老了,多么理所当然的事。这位STARK的前CEO,公认的女强人忍不住把年轻的后辈拥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那些事我二十多年就看开了,但是我担心你Oli。你……不应该又被扯进来的,不应该为这些烦恼的……我害怕,我害怕……”Olive双手放在pepper的背上,轻轻安抚着。过了一会儿,平复了情绪的pepper放开了olive。“其实,我们都知道它早晚会再次发生的不是吗?”Olive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她注视着那个照顾她长大的人,“平静了二十多年已经让人出乎意料了。我甚至有些庆幸,它现在来了,在我能处理好它的时候。如果早些或者再晚上几年都不会像现在这么简单了。”

是啊,如果早上几年,oli还没有那么大的社会影响力,这件事只能由神盾来解决,如果再晚几年,群众的积蓄已久的愤怒绝不是简单的一场新闻发布会和几个公益性质的基金会就能平复的了,到时候一定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想到这pepper闭上眼睛再次压下胸膛里的悲愤。她深呼吸几次后再开口“我想去看看tony。”“我也想。”Olive垂下眼睛。


复仇者大厦,纽约市的标志性建筑。它以审美奇怪的巨大的A字强势的夺去了纽约人民夜晚的注意力。每天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后,那个A字就会出现在大厦顶上,孤零零的,是大厦唯一的装饰。

steve走进大厦的时候里面一片漆黑,空气里是干涩的尘埃味,毫无生气。“打开灯,friday.”steve下意识的说,但是黑暗依旧。跟在他身后的是复仇者联盟的核心,除了黑寡妇,冬兵和博士,还有几个都是后来加入的新面孔。克林特退休了,托尔经常回神域,猎鹰因伤在几年前转为技术人员,wanda和幻视在地球另一边出任务,黑豹身为瓦坎达国王且没有正式加入复联。最初的复仇者似乎就剩下他们几个不受时光干扰的人。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初代蚁人,钢铁侠的忘年交,年老的皮姆博士提出要来参加会议,这大概是scott不愿意来的原因吧。

那几个新人都为队长的话莫名其妙,黑寡妇示意他们别说话,所有人就这么沉默着。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细小的机械运转声音从地下传来。他们能看到一个蓝色的亮点再不远处闪烁起来,然后在一片黑暗中打开了一扇门,温暖的灯光争先恐后的从里面涌出。满头白发却精神攫数的老人站在电梯里,对着众人温和的微笑。“很高兴见到你们朋友们。”皮姆拄着手杖走出电梯,他和每一个人问好握手,和黑寡妇礼节性的拥抱“对待美人就应该和其他人不一样。”皮姆笑呵呵的说。黑寡妇挑挑眉“我把它当做夸奖。”

“我们到楼上的活动室去吧,那一层的电恢复了。”皮姆领着众人走进电梯“小oli事先恢复大厦电力系统,可是毕竟许多年没有维护过了,20层以下暂时不能恢复。幸好电梯是单独的电力系统。不然我们大概要爬30层才能开会了。”显示屏上的数字不断变化,最后停在30层。

“小oli拜托我把Edward暂时接回来,地下室的主机真是太久没有用了。”皮姆略带抱怨的说,“打个招呼Ed。”“welcome,director.”AI的电子音从天花板传来,“很高兴见到你,皮姆博士。”edward是olive的AI管家或许还兼CEO秘书,steve记得在STARK见过的那个棕发蓝眼的男秘书也叫Edward“hello,edward,olive在哪?”steve问。“小姐与mrs.potts在一起,预计十五分钟后到达。”“我们等等她。”steve说。

既然队长下了命令,其他人也就坐在活动室的沙发上等他们的技术顾问。活动室很干净,应该是olive叫人提前来打扫过了,皮姆占了一个单人沙发,寡妇冬兵和博士三人占了长沙发,另外几个坐在地上――有干净的,厚而柔软的地毯――或者那个红色的大球里,那是鹰眼一定要买的,又大又软,人坐在上面就像要被大球吃掉了一样。鹰眼特别喜欢半个身子缩在里面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小甜饼。

而steve一直站着,他现在沙发靠背旁边,微微侧着身,让别人以为他正舒服的倚着沙发背。

巴基抱着一个黑底荧蓝色蜘蛛花纹的抱枕――沙发上还有印着方舟反应堆、星盾、靶子、锤子、圆框眼镜等等――摊在靠背上,他刚刚完成一个长达一个月的卧底任务,连报告都没做完就被natasha从神盾局抓到了复联基地,找到博士后然后连水都来不及喝一口赶到了大厦。他现急需果汁或者咖啡或者管是他什么的能喝的液体,或者,李子。然而这里什么都没有,巴基选择在沙发上眯一会儿,然而他一抬头就看到站在沙发旁边,全身绷的像一块石头一样的steve。steve捏着拳头,抿起嘴唇,眉头也微微颤抖,表明他正在努力压住情绪,控制表情让它别那么沉重。面无表情的冬日战士依旧面无表情,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放松,steve。”出于对老友的关心,巴基用只有他们四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到。steve看了他一眼,又把视线移开。

“巴基说的对cap,”这次是黑寡妇,“你太紧张了,放松些,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严重。”“我知道natasha。我只是……有些精神过敏了。”steve试图用深呼吸来平复深深的忧虑感。“毕竟……”“所以我和nat建议到这儿来,”一路上没有说过话的班纳低头擦了擦眼镜,“我想如果连这里也不能让你放松的话,我就只能给你一针给hulk的安定了。”“……谢谢你,布鲁斯。”steve沈默了一会儿才回答,他深深吸一口气,直到肋骨产生疼痛,然后缓缓的吐出,“我想我平静多了。虽然依旧担心,但至少冷静下来了。”他做出一个微笑来示意自己的安好。


躺在床上的男人有一张充满魅力的脸,有精心打理的小胡子和形状美好的眼睛,也有鬓角零散的白发和凹陷的苍白脸颊。

时钟无声的走着,可男人睡得并不安稳,他皱起眉头,左右翻身。然后,那双漂亮的眼睛挣扎了一下,挣开了。

肤色奇特的男人从穿墙而来,他刚走两步停下想了想,然后又悄无声息的退回去。

“好了别出去了,我知道你来了。”床上的男人慢吞吞的坐了起来。“我很抱歉Mr.Stark。”幻视歪了下头,走到床边。tony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下次记得走门。她还好么?”幻视用了半秒中思考‘她’是谁,“如果您是说小姐,她发育的很顺利。”幻视连接了friday调出实验室的数据,没有发现异常,他如实回答“我依旧不能理解您的这个行为。恕我冒犯Mrs.stark,即使您不能孕育自己的孩子,也可以选择试管婴儿,为什么要选择……制造一个孩子?”

tony一动不动的盯着幻视紫红色的脸看,那双疲惫的焦糖色眼睛混杂着许多情绪,幻视也一动不动的站着让他盯。看起来好像是两个人在大眼瞪小眼。大概过了三四分钟,tony突然说“friday屏蔽房间,关闭所有监控,然后下线。口令:我很满意你的照顾。”“yes,boss.”电子管家忠诚的执行主人的命令,离开了房间。

“好了,幻视,先告诉我我还能活多久。”tony用被子抹了把脸,走下床舒展有些发麻的身体。幻视难得的沉默了一会儿,他斟酌着用词,“如果是依据数据,计算的结果是两个月。”“呵,”tony嗤笑一声,“现在连你也会撒谎了吗jarvis。”他转过身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睛“来告诉爸爸,你是什么时候恢复的。”“它并没有恢复Mr.Stark,我在两周前发现了一个隐藏的不完整的备份程序,我可以确定它不是我的程序……”“是‘他’。”“……所以我空出一个空间尝试激活他,现在大约只恢复了百分之五十。”幻视顺从的改口,“如果您需要他,我可以将他转移给您。”

tony思考了一会儿,摆摆手,“以后再说这事。”“是的Mr.Stark。那么您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吗?”“两个月还不够到她的预产期,幻视,我需要你保证她的健康和安全。我需要你的承诺。”“我可以保证小姐的健康和安全。我从不撒谎。”幻视点了点额头上的心灵宝石。

“well,让我们解决下一个问题。”tony仿佛卸下了重担一般舒了口气,“关于为什么我要制造一个人造人,而不是选择试管婴儿的问题,很简单。因为我需要的并不是一个真正有一半Stark血统的孩子,事实上我也不可能拥有一个。”
这让幻视更加迷惑了“如果不是为了Stark家族的延续而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那您为什么想要一个孩子呢?一个人工智能……”“她不是一个人工智能,她是个一个人类,真正的人类。”tony露出那种介绍他的新发明时的神采飞扬的表情,仿佛在为自己能想到这么一个绝妙的注意自喜。“你我都明白问题只是暂缓,而不是解决。”

“所以,我需要一个在以后能帮我解决问题的人。而这个人,必须绝对的安全。”


这一次复仇者的公关危机在olive与公关团队多方周旋下,前后也经过一个月才完全平复,而民众心中的愤怒和不信任不知何时才能消退。虽然事情告一段落,但是steve依旧不能平复内心。他非常清楚,信任的裂痕一旦产生,就无法修复。

他曾亲身体会,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一个如尘埃般细小的怀疑因子会长成一颗怎样的参天大树。
复仇者,会因为它成为真正的复仇者。
所以,这一次我们会失去谁呢?
natasha,巴基,博士,猎鹰,鹰眼,fury……还是olive?

steve觉得脑子快要爆炸了,一个又一个名字在他脑海闪现。
我还能失去谁呢?
他在训练场打沙袋,打坏了一个又一个。凶狠的信息素在狭小的空间爆开,充斥着的怒火逼退所有想要接近劝慰他的人。博士和冬兵不在基地,没有人敢上前当靶子。

最后,束手无策的复联成员们叫来了他们万能的Stark。olive赶到时还穿着黑色工作套装,踩着大红高跟鞋,盘着头发。她还未接近复联基地的大门就感觉到了里面将要如指数爆炸增长般的Alpha的信息素。她立刻让前来接她的工作人员疏散整个基地,“你立刻到运输机上去,把所有气体屏蔽打开!”她拉住那个一接到命令就往基地里跑的女性omega“坐标定位复联大厦。”在基地AIGreen的帮助下,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撤出复联基地。而他们万能的技术顾问柔和的微笑着解释“基地需要彻底的翻修和升级,这段时间你们需要暂时居住在复联大厦。那里会有我的秘书Edward安排,Green也会过去。”olive有些庆幸自己在一个月前的会议后心血来潮的决定重新启用复联大厦,不然这么多人――其中还有许多不可控的超级人类――安排到哪里都不行。她目送运输机和所有车辆离开,又确定基地除了狂躁的队长没有其他人后,让Green封闭整个基地并下达了转移指令。

olive来到训练室的时候,steve像一头斗红眼的公牛,站在满地的沙土上,墙角堆满了瘪下去的沙袋。信息素的浓度太高,olive感觉到不舒服,她皱皱鼻子想,这对一个对信息素极其敏感的小姑娘可不太友好。

“cap?”她尝试着呼唤对方“cap能听见我说话么?cap?”steve转头看了她一眼,只看到模糊的有些棕色头发的瘦小人影。有人在叫我,谁?steve恍惚的想。
cap?
谁?
cap?
是……谁?
cap!
To……
Steve!
是Olive。

“Are you OK cap?”Olive决定再不能叫醒队长就武力解决,连名字都叫了还没用她也没办法了。扯了扯身上的套裙,踢掉高跟鞋,不太好伸展。早知道穿工装来了,啧,回去就把STARK的工作服改了。

好在steve清醒了,他闭上充满血丝的眼睛,捏住鼻梁来缓解双眼的胀痛。“olive是你啊……你怎么在这?”
olive几乎要翻白眼了,“基地的人叫我来的,说出事了。”她指着墙角还在漏沙的沙包“的确出了点事,基地的沙包需要升级了。”

steve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觉得脸上热热的有些挂不住。他咳了一声,提高了些声音“Green会收拾好的。是吧Green?”没有回答。

更尴尬了,olive在心里幸灾乐祸的笑,“我疏散了整个基地,你知道你的嗯……你懂?Green得管着他们,所以我让他也走了。”steve立刻退后几步“那你……”“不用担心cap,我不受任何信息素影响。就在你清醒前一秒我该打算用武力解决。不过我想,现在大概还是需要武力解决。”olive向前跨了一步,steve几乎同时后退,他将手放在背后,眼里是坚定的拒绝“不,我已经平静下来了。”“到那是强制的对吗?cap从这件事情开始你就一直压抑着……”“但是我必须保持冷静,我是director,我不能自乱阵脚。”“可是你做不到cap,看看今天,你做不到。”olive毫不留情的说“我想你明白的cap,你越是压抑,它反弹的力度就越强大。”steve的背后是墙,他无路可退,olive走到他五步远的地方停下了“况且――我告诉他们基地要彻底翻修和升级,我可不想成为爱说谎的坏孩子。”olive俏皮的向steve眨眼。

“好……吧。”steve不情不愿的答应了,olive立刻蹬上她十公分的高跟鞋蹭蹭蹭跑走了“玩的尽兴cap!不够的话我会叫班纳叔叔来帮忙的!”


“复仇者成员在闹市区释放信息素严重影响民众生活”“复仇者战斗时不知收敛信息素,导致群众避难受影响”“Omega维权组织联合性别平等协会、反歧视协会发起大规模游行示威,抗议复仇者在任务中的行为严重侵犯omega的合法权益,并要求限制复仇者的这种行为”“他们到底是来保护我们还是伤害我们的!”“爸爸我害怕……”“他们有极为明显的性别歧视倾向!看看那些超级英雄,有一个是omega吗?”“我并非性别歧视,但是在一个每一个人都总有超人的力量的且八成以上是A的组织里,一个omega的处境是很危险的……”

神盾天空航母
steve暂停了视屏,在座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所以,你们有什么想法?”

Wanda第一个发言“他们为什么认定了复联里没有Omega?”

“因为我们并没有公开性别。”黑寡妇皱着眉回答。

“我们连身份都没公开,更不要说性别了。”已经转为技术人员的猎鹰接到,他在三年前的一次袭击中伤了脊椎,所幸没有影响行走,但他不可能再飞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奇怪的想法,”幻视开口“他们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我们都总有超人的能力,因为我们比他们强大。而强大的人就一定是Alpha这是个传统且带有浓重性别歧视色彩的观念。”

“你的意思是这是个悖论?”冬兵问。

“是的,这些在指责我们性别歧视的人其实从心底就不认可性别平等。但是却要求别人做到性别平等……”

“我想现在并不是讨论哲学问题的时候幻视。”班纳敲了敲桌子“依我之见,我们应该趁着民众的情绪还不知那么激烈的时候做出澄清。必须先安抚群众的情绪,控制舆论,绝对不能让他们想起那件事。”

黑寡妇点点头“我同意,我们必须要迅速,一旦群众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我们就很被动了。”

“我同意,”steve突然说“我不希望再出现协议。”
所有人都沉默了。

“相比而言,这很好解决。”一直靠在墙边的olive说到。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吸引到他们的公关负责人身上。“相比而言,现在并没有出现实质性伤害的报道,最重要的是政府保持沉默。omega解放运动从二战起就不断展开,在七八十年代达到高潮,然后就一直不温不火,特别是近二十年,这次应该算得上最大的一次维权活动。”

“你的意思是……”“是的博士,我在想为什么政府选择沉默。”olive让Edware调出现任总统的资料“我们这一届的总统之所以能在选举中成为黑马,依靠了不少他曾经在omega维权运动中积攒的人脉和支持率。说白了,一个以omega的支持起家的总统怎么会在omega维权运动中保持沉默?那些可是他的衣食父母。”

“你想说,政府也参与了?”steve的眉头狠狠拧起来。“我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吾出来的。”olive又调出几分资料,上面的人大都在刚才的视屏中出现过“我相信这几个人的背景你们都查过,都是些见利忘义的政客,被人当枪使。这些人个人支持者并不多,但是他们的言论放到网上就很容易能掀起讨论,再加上有意造势,就能控制舆论走向。他们是最好解决的,我相信fury已经开始处理了。然后就是那几个游行抗议的组织,那里面的高层都是顽固分子,但用STARK在慈善上的名声去和他们谈就简单很多。然后最重要的,揪出幕后的主使,我个人觉得应该往政府高层这一块儿查。当然,暗查。”

olive顿了顿,“还有,科索维亚的受害者,他们是最容易受煽动的。虽然《新科索维亚协议》施行了,但这么十几年的修修改改,早已不能约束现在的超级英雄。如果幕后黑手以此造势,要再推行什么新法案,我们是没有能力拒绝的。”

注:
可能有些唠叨,到以现在的叙述方式,有些事情要将明白不然会误会的。

有关政治算是扯淡,请不要细究。

如果有什么明显的逻辑性错误欢迎指出。

关于初代蚁人的年纪,按照电影蚁人时间在队三之前,那么tony和皮姆博士年龄差可真是大啊……本来想跟着emh来的。
但是就算有了皮姆博士,我还是狠心的把奥创的锅扣在妮妮身上。

内战的结果是《新科索维亚协定》施行,然而并没有多大的约束力,毕竟只是个草案。等到复联的民众支持率回升,政府也不能拿他对复联做什么了。
因为某件暂时不能透露的大事,队长名义上接了fury的位置,成为神盾(还是天盾来着?)的director(告诉我没拼错。)而fury转入暗中。所以复联也算个半黑不白的组织?

妮妮把所有资产和股份给了小辣椒,小辣椒在女儿成年后又送了回去,女儿又收了好多股份给小辣椒,所以这两只股份加在一起占了一半以上。

妮妮是O啊,大盾是A啊,他们除了吵架啥都没干过(不)真的,啥都没干过。

发情期弱化,O的发情期并没有那么恐怖,随着科技发展是了控制的。ABO只是为了区分生育力强弱的性别。标记有永久和暂时之分,然而都是可以消除的。
腺体一旦摘除,就会失去对一切信息素的感知能力,和生育能力,这被人们视为残疾。腺体的损伤是不可逆的。

评论
热度(13)

© 袭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