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靖苏】【琰殊】一念间-今夕何夕兮2

ABO
ABO
ABO

私设如山,原创人物有
注意防雷
注意防雷
注意防雷

〖〗内为小说原文

一念间-今夕何夕兮2
        〖金陵,大梁帝都。
        物华天宝,王气蒸蔚,此处城门也与他处不同,格外巍峨厚实。〗
        萧景琰策马飞驰,穿过深井一般的城门,又见到了繁华的金陵街景。
        汇茗阁二楼雅间,临街开的一扇窗里,一个藕合色衣裳的孩子正往外瞧着,这孩子长得可爱,脸颊稚气未脱正对着街乐呵呵的笑着。“烺哥哥你看。”孩子牵着另一位杏衣少年的衣袖,引着他往外看,“来了来了!”
       杏衣少年年长孩子两三岁,已有半个大人模样,低头品茶的样子有些不亲近人的冷意。但抬起头,那双极有灵气的眼清俊的面孔叫人不由自主的喜欢。他顺着孩子往外看,正是在人群中风尘仆仆的靖王。
        “王叔正月刚过便领命出去,算下来都半年了,”孩子挨在少年身边目光随着马从街这头转向那头,“看着都瘦了一圈,不知道静奶奶见了要多心疼呢!”“可惜晚了两日。”少年神态关切,暗自感叹了一句,又安抚般的拍拍孩子的肩。“凌鸢那儿事情该办好了,我们去街上逛逛。”孩子听了自然点头答应,连忙拉着少年的手出去。
        霍凌鸢比那位少年还年长三岁,已是个大人。他是五年前黎南那儿闹山匪是被前去剿匪的靖王的手下列战鹰救下的,后来在军营里摔打了两年,又被靖王挑去当了亲兵。凌鸢这个名字是他的小主人照着列战鹰取的,而他的小主人,是靖王的嫡长子萧烺。
        今天上街是事出有因。靖王府里负责采办的人告了假,长史事忙,倩姑年纪大不好亲自出门,在剩下的都是军里的粗人,采买这种细致活他们干不了,思来想去只剩一个霍凌鸢靠得住,便请他帮的这个忙。正好小主人和小少爷要上街便一同出了门。
        办完了事,霍凌鸢怕两人等急了便匆匆忙忙往汇茗阁赶,刚到大堂便遇上了从二楼上来的萧烺和萧庭生。“小主人,小少爷,这是要上街逛吗?”霍凌鸢赶忙迎上前,萧烺看他额上有汗便问“差事很辛苦吗?”霍凌鸢用衣袖随便擦了擦笑道“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第一次做怕出纰漏,耽误了时间,这不刚刚跑来了吗?”“我们上街慢慢走逛一圈就回去。”说着三人便出了汇茗阁往东,那有一家糕饼铺子,是他们三个最爱去的地方。
      
         夜色四合,萧烺躺在床上,看着帐顶出神,百日在街上得的白毛小貂在他身上爬来爬去,小爪子这抓抓那挠挠,最后竟爬到他脸上踩了几下。萧烺翻身坐起,小貂掉在被子里吱吱叫了几声,又蹭进他怀里翻腾,这小貂不过巴掌大很容易被扣在手里。他一手托着躁动的小东西,一手轻轻顺着毛,“安生些小家伙夜里该睡觉的。”小貂似听懂了人言,亮如星子的小眼睛,跳了跳。萧烺只当他听话睡了,抚弄了一会儿,便轻轻放在枕头里侧,拿被子搭上,自己去那了灯笼轻手轻脚出了门。
        王府内院,正房与东厢有游廊连着,萧烺提着灯笼在一处小庭院绕个弯,正遇上了巡夜的张擎张励这对兄弟。“小主人!”两兄弟都提着灯笼,便直接弯腰行礼。“辛苦,两位哥哥。”萧烺抬抬手问,“你们是从父王那来的吗?”“是从正院过来的,小主人是要去找殿下吗?”张擎问。“殿下在书房呢,我和哥刚才经过那里看见里面有灯影。”张励乐呵呵的接道。萧乐颔首,就往书房去了。
       窗上印着暖暖一层光,萧烺一进院子便看见了正在门口转来转去扒拉地面门板的小家伙。小貂看见萧郎立马窜过去跳上灯笼,顺着他的手臂爬上肩,最后钻进衣襟里去了。萧烺本是要睡,外衣退了,起来时懒得再一件件都穿上,只粗粗系了腰带披上外套,衣襟有些松散,正好被钻了空子。小貂扒着里衣在萧烺胸前缩成一团,后腿不时踢蹬一下,萧朗烺低着头,看了他半日,伸出手托住,“该说你通人性还是不通呢?”小貂听了从衣襟探出小脑袋蹭了蹭,又立刻躁动起来。萧烺连忙按着它,“安生些,小家伙!别乱动!”
       “是烺儿吗?”书房里传来一个声音“快进来吧!”
         萧烺拍拍前襟算作警告,推门而入,只见靖王正手执细毫批注一本书。放下灯笼,萧烺上前拜倒,朗声道,“孩儿见过父王。”
      “快起来,过来坐。”靖王放下笔,抬头看见萧烺一手护胸的姿势十分怪异,想着用晚饭时还没出什么事,就问,“手受伤了?”萧朗拖了把椅子到案前与父亲对坐,把小貂从怀里拎出来,那小貂蹬蹬腿落到萧烺的大腿上团成一团。
       “这是孩儿上街得来的,也不知为什么你输液他就不安分起来上窜下跳的扰人。本来把它放在床上,谁知他竟比我还早到一步扒着挠门。”萧朗想起小貂在书房门口的样子心里一乐,便拿袖子盖着腿上,谁知道刚安分的小家伙一下子跳起三尺高,在案上横冲直撞一番,最后缩到靖王怀里去了。
       两人都愣了一下,然后才后知后觉地一起笑起来。“是个通人性的,刚才还以为是只野猫,原来是你在外头呀!”靖王曲起手指扣了扣小东西的脑袋,萧烺整理着被踩乱的书册,拿起方才父亲批注的那一本翻了翻是本兵法。
      “父亲今日回来的晚,用过晚饭就回了内院不见人,庭生猜是您在宫里受了气心里不平,我好歹把他哄去睡了。”萧烺晃了晃手上的兵法“我对他说,父王向来不在意这些,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可他又说王叔刚刚远归要好好休息,又去倩姑那儿嘱咐了明天的早饭,又去长史那儿说明天要能起晚些――”萧朗故意拖长音对着靖王龇牙一笑。
        萧景琰被儿子看的面上发热,咳了两声道,“是父王不对,没顾及到你们。”
        萧朗不语,只是巴巴看着。
      “嗯,后日父王沐休,我们先进宫拜见母亲再去崇音寺接君词,然后去城外踏青好吗?”萧景琰看着看兵法,又看看油灯,最后将视线定在怀里小雪貂身上,萧烺扑哧一声笑开了,连忙用兵书捂住嘴咬牙做出一副正经模样来。
        萧景琰显然听见了,他挑起眉伸出手像刚刚敲小雪貂一样扣了一下自己儿子的额头,“再带上糕点香料,打些野味,等你们在林子里疯够了就回来吃,父王亲自给你烤。满意了吗?”“带上佛牙?”“嗯,带上佛牙,还有这小家伙一起。”萧烺满目欢喜,夸张地退了一步行一大礼,“孩儿谢过父王!”
         “好了好了。难得见你正经一次。”萧景琰失笑,扶起儿子,把早已睡着的小雪貂塞回他怀里拍拍他的肩。“早些睡,明日你和庭生还要去蒙大统领那儿练武呢。”“父王也早些休息才好。”萧烺重新点起灯笼,欠身离开。
        回到东厢卧房,萧烺靠着床栏枯坐许久,直到三更鼓响才朦胧睡去。

――――――――
苏哥哥依旧后台待命
萧烺就是引子里的辞儿
小说看着看着发现了一个问题,电视剧里面太子是老三誉王是老五,但是小说里面豫王是老三,淮王是老五。还真是逢单抢皇位啊。
〖……在世的几位皇子中三皇子残疾,五皇子胆小如鼠,九皇子太小……〗这是小说里苏哥哥对靖王说的,但电视剧里变成六皇子胆小如鼠。后来九安山那里梁帝召纪王豫王淮王讨论封景琰为太子的事,并且说不是景琰就从他们两个里面选。那么淮王豫王比景琰大。
所以根据这个梁帝的儿子应该是这样的
长子     祁王    萧景禹
次子     ?
三子     豫王
四子     献王    萧景宣
五子     淮王
六子     誉王?
七子     靖王    萧景琰
八子     ?
九子     不知道什么王不知道什么名

这成活率……还真不高-_-||
言皇后那个死掉的那个是老二?电视剧里惠妃的宁王又是老几?总不会是老九吧。
这是lo主看实体书得出的结论,小说出版肯定会删减很多,所以有没有看过网络版的亲们能帮lo主解答,在此先谢过!

评论
热度(17)

© 袭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