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靖苏】金陵的百姓操碎了心啊5

随机掉落的小段子,供君一笑。
各种脑洞,片段灭文。
这次只有一篇。

9  谁能救活梅长苏2
蔺晨吭嗤吭嗤的把动不了的梅长苏抗回内厅,扔到各种软垫皮毛堆成的塌上。底下垫的厚,一点儿也不会疼。直起腰来顺顺气,伸手把压着的白狐裘抽出来,给梅长苏结结实实的裹好后,蔺晨这才松了口气。
“明明瘦的只有骨头了,怎么这么沉啊你?”蔺晨把塞在腰带里的扇子拿出来,刷的摇开,“长苏啊,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呢?你知不知道,你可是第一个好这么忤逆我师叔的人。”
只有眼睛能动的梅长苏翻了个白眼。
“真的啊,连我爹都不敢。你别看师叔他平日里一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样子,肚子里黑的呀。啧啧,我劝你别去试,他可是真的会让你直接睡到十年期满的。”蔺晨晃着扇子摇着脑袋,眼睛一眯话锋一转,笑都带了几分贼意。“长苏你知道吗?听我爹说,师叔当年也是个位空调下不乱的主儿,说他是小魔头还没人感自称大魔王的。你也知道,些人厉害了就有点癖好。我师叔爱美,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软软嫩嫩的,你可上点儿心啊……”
“原来你在这。”百里屠苏端着药走进来,解开梅长苏身上的禁制。“少恭正在找你。苏先生该喝药了。”
完了。蔺晨一边往外走,一边盘算着现在逃回琅琊阁躲过一劫的概率大不大。
这边百里屠苏把梅长苏扶起来喂了药,抵着人的后心催动真气帮他梳理经脉,好让药性发挥的更好,也能化去一点点毒。末了又把人塞回被子里,仔仔细细的裹好了。自己坐到一边的茶几边上看书。
从头到尾,没有一句话,一个表情。
最后梅长苏憋不住了“多谢。”
“举手之劳。”
……
“天天耗损真气替我祛毒,你自己身子还好吗?”
“我与你师门不同,功法不同,不必担心。”
……
“欧阳先生他……”
“先生说他料理完手中事务和蔺少阁主就来。”
……
你大爷的软软嫩嫩!

评论(5)
热度(26)

© 袭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