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靖苏】金陵百姓操碎了心啊4

随机掉落的小段子,供君一笑。
和靖苏有关的各种脑洞,各种乱入,片段灭文。懒得再开一个tag,以后全放这里了。

7  谁能救活梅长苏1
“站住。”
琴声骤然停了。梅长苏转过身去,只见那人十指修长,轻附弦上,余声也停了。
“十年之期未到,魂魄未稳,你哪儿也不能去。”欧阳少恭站起身,荧色流光自他脚下而生,飞快的将梅长苏围了一圈。脚下升起暖意,不一会儿便蔓延全身,好似要将他从梅岭终年积雪的严寒中逼出来一般。梅长苏想搓搓指尖,那儿暖的发烫。但是他做不到。
他动不了了。

8  小鲤鱼历险记(误)(私设有)
“哟,江左盟的梅大宗主亲临我琅琊阁,可是有什么指教么?”
这人总是比声儿到的晚。梅长苏心里一阵笑,面上却是不用声色,抿一口解暑的清茶。蔺晨依旧穿着那浅蓝织锦外衫,手里打着扇子,绘着墨色山水,不知是出自那位名家之手。
慢悠悠的晃进内厅,整个人往矮几上一靠,蔺晨身上带着夏日炎炎的风。若是别人肯定觉得燥的很,但是梅长苏却觉得温温暖暖正舒服。
“你少喝点儿,解暑的茶性凉。”蔺晨收了扇子,支着手敲敲茶盘,看着梅长苏挑着眉放下茶杯,把脸往前凑了凑嬉皮笑脸的问:“这次去南楚大半年连封信都没有,想我了没?”
“你咋知道呢?”梅长苏咧咧嘴,“我可是天天晚上梦到飞流泼你一身水的样子,笑醒了好几回。”
“你!”蔺晨瞪了瞪眼,脸上却止不住笑意。“苏哥哥!”宝蓝色锦衣的少年速度极快,叫人只看到一道残影儿,人就已经到了屋子另一边,扑倒梅长苏坏里。“苏哥哥!苏哥哥!”飞流环着梅长苏的腰一个劲儿往他怀里蹭。
“哎。”梅长苏轻轻抚着飞流的头发,没有摸到发冠,掌心却蹭到一片凉意。低头一看,是一枚银制圆形发饰。梅长苏看了一眼笑得好像脸抽筋一样的蔺晨。“让苏哥哥看看,飞流长高了没有啊。”把飞流从怀里拉出来,让他站好。啧啧,这头发是蔺晨扎的吧。
“长高。”飞流原地转了一圈,笑得眉眼弯弯,“想,苏哥哥。”
“飞流想苏哥哥了?”“还有。”“还有?还有谁呀?”“鱼!唔……鲤鱼!”
“噗。”蔺晨没忍住笑出来,“啧啧啧,鲤鱼。长苏你知道吗,苏跃那小子啊,从入了夏就一天到晚泡在后山寒潭里,就差睡在里头了。飞流叫他鲤鱼到贴切得很!”“寒潭寒气重,哪里能一天到晚泡着的,蔺晨你也不看着点。”“你和苏跃啊,就一冰火两重天。你还是管好你自己,他的身子有我。你还不信我了?”蔺晨给自己到了杯茶,“诶,长苏我就想不通了,那孩子又不是雪中寒梅……得得得,当我没说。”接到梅长苏眼刀的蔺晨一撇嘴咽下要说的话。
啧啧,水牛家的小鲤鱼。蔺晨扯扯不太习惯的蓝色发带,对着正在揉搓飞流脸蛋的梅长苏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水牛家的寒梅。我家的小飞流。

评论(5)
热度(24)

© 袭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