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Harry Potter】Just kids 2【思蝎/哈德】

Chapter  2     詹姆·小天狼星·波特

买好了全部新学期必需品的阿不思正准备回家,他的父亲四年前在伦敦离对角巷不远的地方买了一间小公寓,那种住三个人都嫌挤的房子。阿不思在路上磨磨蹭蹭了近一个小时才到家门口,然后他发现他没钥匙。如果我在这里移形换影会怎样?阿不思向左右邻居看了看随后pass了这个决定。现在他是有家不能回了,去明天才上火车,难道今天在楼道里呆一晚上?还是去旅馆?阿不思这么想着摸摸口袋,哦梅林!阿不思翻动着那几块金加隆,他第一次觉得统一货币是多么重要!

阿不思认命般的靠着门坐下来拿出刚买的书打发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阿不思感觉周围暗了很多,他把黏在书本上的视线努力扯下来,他一边用手揉着鼻梁一边看向窗外的行道树葱茏的树冠放松眼睛。突然啪嗒一声从身后响起,同事还有门撞到什么东西的声音。“哦梅林!是谁把东西放在我家门口!”阿不思觉得这声音不能再熟悉,即使他有快一年没听到了。他惊喜的转身高声叫出来“詹姆斯!”正在对着地上东西骂骂咧咧的詹姆斯听到喊声明显一怔,他抬起头看是谁在叫他,当他看清后又马上低下去。他退后两步似乎想要退回到房间里,可是阿不思先一步冲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现在詹姆斯动不了了。

“哦,詹姆斯,感谢梅林你在这!我还以为我要和这些东西在走廊作伴一个晚上!”阿不思激动地声音一下子高了一个调。

“呵呵……好……你好,阿不思。为什么你在这,你不应该的。”詹姆斯动了动发现他完全挣脱不了。阿不思完全没有要放开的意思,詹姆斯无奈的说“好了好了阿不思,现在我要去买食物,不然我们今晚就要饿肚子了。”挂在他身上的人松了力道,阿不思快速理好地上的东西,一股脑儿把他们搬到玄关。“噢对,是的。我还要吃完饭,我差点忘了。能等我五分钟么?我想我需要去洗洗脸什么的。”“可以。左边那个就是。”得到同意的阿不思一溜烟的跑向厕所。詹姆斯看着玄关那一堆东西觉得他们十分眼熟,那个油纸抱着的包裹好像是衣服。包着衣服,难道是长袍!詹姆斯迅速奔向沙发,抓过正在充电的手机,也不管数据线就这么被撤扯掉了。点亮屏幕的一瞬间詹姆斯长长的叹气。明天是阿不思开学的日子,那他今天在对角巷采购。时间过得真快,马上就要开学了吗?噢我还没有去对角巷!这该死的!等等刚才阿不思说了什么……

“詹,我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去买晚餐了吗?”阿不思打断了詹姆斯的思考,他拍拍身上浅青色的针织衫,又扯扯里面白衬衫的下摆,然后抬头对着詹姆斯笑“我快饿死了。”詹姆斯转动眼睛思考着,然后拿起钱包“来,我们去外面吃。我请你怎么样。”他快速坐过去揽着阿不思的肩出门“要吃汉堡王还是M记?或者我们去吃墨西哥烤肉?”“你知道我不爱吃那些的詹姆斯。”阿不思有些不高兴的嘟起嘴“我想去吃……”“芝士焗饭。我知道。”詹姆斯拖长了声音“你从五岁开始就爱上了它,六年了你还不和它离婚么?”“嘿詹姆斯!”

一路上两兄弟都在不停的欺负来欺负去,阿不思因为年龄小总是斗不过詹姆斯,于是等到了餐厅阿不思嘴翘的能当钩子使了。

 

黑发男人突然出现在一间别墅,把怀里的小女孩放在门口让守在那的人看着,然后风风火火的走进去。周围的空气是生涩的,就像大雨冲刷过的荒野的味道。刚刚跨进大厅的门若有若无的血腥味缭绕在男人的鼻尖,他眉头绞在一起训着血腥味小跑而去。最后他来到一扇门前,气味到这就像被阻断了一般,他伸手推开门,迎接他的是一串尖声叫喊。

“oh,多谢梅林。哈利你终于来了!”罗恩快速垮了几步来到哈利身边,“你终于来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知道吗?你……哦算了,看,这真是太吓人了。”罗恩指着房间中间一张大圆桌,十多个人围坐,他们摆着各式各样的姿势,但是脸色都一样惨白。有几个穿着黑色的巫师袍,还有几个女人穿着礼服盘着头发,其中有三个人穿着黑斗篷,僵白的脸色在纯黑的袍子里十分可怖。

“这是怎么回事?”哈利深吸一口气,他觉得在看到这现场的一瞬间血液流速快了许多。罗恩摇摇头,沉默了一会整理思绪。“恩,我也不知道。一个小时前我还在办公室里,然后一个女人突然闯进来疯疯癫癫的说什么有人死了,我叫了几个人跟着女人然后就发现了这里。发现了这些尸体。这些……食死徒。”

哈利环视这间房子,巨大的落地窗,巨大的圆桌,看起来像是会议室。“这里是哪里?”哈利问。“umm……敏说好像叫什么来着,呃……路德维希·梅恩,这里是他的私人住宅。”罗恩耙了耙头发。哈利依旧一伙的看着他“那是谁?”罗恩摇摇头“I don’t know。”

“嘿,看看这是什么!”一个正在检查尸体的人突然惊叫起来,哈利马上冲到那个人身边。其他人也聚过来。“快来看看这个,怎么会这样!”那个人正在确认三个披着黑斗篷的人的身份,他扯下最后一个看上去很娇小的身影的斗篷,那个人里面穿的衣服让他尖叫出来。哈利看到这番景象只觉得一阵头晕,血一下子冲上脑袋,他捏紧拳头能耐怒气。那是一件深色的巫师袍,左侧胸口处有缝上去的徽章,金红相交的,狮子的徽章。他是格兰芬多的学生!哈利推开站在他前面的工作人员抓起袍子的领口仔细查看。

“梅林!他只是个孩子。”罗恩挤到哈利身边,他显然也被这个吓到了。“他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他在上四年级还是五年级?梅丽啊,他甚至没成年!”“安静罗恩!”哈利咆哮着,他已经拉开了孩子的外袍,里面是格兰芬多的夏季校服,他仔细看着白衬衫上的金红的暗纹和领带。“这个孩子是四年级的,再过两天他就五年级了。”哈利直起身子挥手让其他人处理,自己拉着罗恩退了几步。“你怎么知道?”罗恩疑惑的盯着那孩子的校服,努力想要看出些什么。哈利揉了揉鼻梁“暗纹,虽然大体看上去霍格沃茨每个学院每个年级的校服都一样,但是衬衣和领带上的暗纹有区别,以此来区别年纪。”哈利咽了口口水希望自己不要这么紧绷,罗恩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这个孩子的校服和詹姆斯的一样。”哈利长呼一口气,“詹姆斯还有两天就开学,升五年级。”

“我们要通知敏!”罗恩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金加隆大小的紫铜色的硬币,然后对着硬币开始说话。也许我要给莉莉他们也买一个这个。哈利眯着眼睛看着那个死去的格兰芬多,心里的不安渐渐升起。“嘿哈利,”罗恩报告完以后看到哈利正对着可怜的格兰芬多发呆,他上前拍拍哈利的肩“别担心,现在我们什么都不清楚不是么?别想太多,詹姆斯和阿不思不会有事的。”哈利握住了罗恩的手,扯出一个微笑“我想明天我必须请个假,我要去送阿不思。”“当然你要去!”罗恩挥了挥手中的硬币,“不只是你,还有我和敏,我们都要去。我们必须查清楚那孩子的身份。”

 

满足的吃完晚餐的阿不思刚回到家就去洗洗睡了,毕竟只是十一岁的小孩子。詹姆斯帮他理好了放在玄关的东西,并把它们一一转移到客厅里。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蓝莓汁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挂钟的指针踢踏踢踏的走着,最后都重合在了十二上。詹姆斯看看窗外深不见底的夜空,街道上如萤火般的昏黄路灯,空无一人,任凭夜风凄凉的吹过。他犹豫了一会,最终从口袋里掏出魔杖,对着阿不思的房间缓缓念出咒语。然后披上一直放在沙发上的隐身斗篷移形换影。

刹那间詹姆斯出现在对角巷,半夜的对角巷只有稀稀拉拉几个大人,学生们都睡着了。詹姆斯匆匆跑到丽痕书店买他五年级的新书。然后他穿梭于对角巷各个店铺,然后大包小包的把新学期必需品搬回小公寓。

詹姆斯买了太多东西,他不能直接移形换影,他也没有存放这些东西的魔法道具,这就意味着他必须走回他的公寓。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说出一句脏话,詹姆斯拎着东西一步一步的走回家。发动机的轰鸣声渐渐从身后接近,詹姆斯有些厌恶的皱着眉,“明天要举报这个讨厌的飙车族,这是在扰民!”他索性停下等待着那个讨厌的家伙经过。但令他惊讶的是那辆车在他身边稳稳的停下,刹车的尖锐和一股魔法的气息叫声让他差点抽出魔杖。

“嗨~詹姆斯亲爱的~”骑在机车上的人打开头盔上的挡风玻璃,露出一双灰蓝的眼睛和额角细碎的棕发。从头盔里发出的声音很闷,詹姆斯并没有认出这个声音是谁,但是那双灰蓝的眼睛倒是熟悉的很,于是他选择沉默。“嘿,亲爱的你真冷淡!”那个人不满的皱起眉,詹姆斯觉得他几乎能看到头盔下撇下的嘴角。诶等等,皱眉撇嘴,难道是“艾琳!”詹姆斯惊呼。那人的眉头松了一点“很高兴你还记得我,怎么要我送你一程么?”“当然!我太需要了!”詹姆斯把手里的东西甩到机车跨上后座。艾琳关上头盔,一句“坐稳了。”在头盔里撞来撞去,最后在风声里支离破碎。于是詹姆斯后悔了。

半路坐顺风车的后果就是腿软的倒在公寓的门口,还有一句“噢,你真是太弱了詹姆斯亲爱的,格兰芬多的追球手可不能这么弱~”真是风一般的女子,詹姆斯靠着墙喘着气,他敢说他现在的脸色一定比墙还白。

“喂,詹姆亲爱的,快点放好东西,我们去喝一杯怎样?”艾琳取下头盔,理了理她像冲过牛奶的咖啡一般色泽的长发。“嘿艾琳,我们还没成年,这里是伦敦不是霍格莫德,这里的酒吧也不是猪头酒吧。我们进不去的。”“我说了我们去喝酒吗?”艾琳翻了一个美丽的白眼。“噢,美人不应该做这样的动作。”詹姆斯扶着墙站起来,他感觉他的手心依旧在冒汗“说真的,你怎么来麻瓜界了,我不觉得你高贵的纯血父亲会让你来这里,我亲爱的艾琳学姐~”艾琳换了个十分不贵族的姿势躺在车上,“你怎么会那么认为?”“认为什么?”“怎么亲爱的,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和史蒂夫是在麻瓜界长大的吗?”艾琳微微侧过头勾出一个迷人的笑“所以,要去喝一杯吗?”

 

评论(2)
热度(9)

© 袭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