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Harry Potter】Just kids 1【思蝎/哈德】

这只是一个脑洞

从不觉得自己写得下去

迄今只有这一章

子世代已经BE哭成狗,只能玩孙世代招安慰了QAQ

完全不了解HP原著,只看过电影

胡编乱造

胡编乱造

胡编乱造

 

 

 

 

Chapter  1     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

堆满杂物的书桌上有一张白色信封,从信封参差不齐的开口处能看出收到信时那个人的激动。虽然现在想想根本没必要激动,阿不思趴在床上撑着脸,手里拿着已经有了许多折痕的通知书继续蹂躏着,他还记得当时看着自己上蹿下跳时的表情,他可以对梅林发誓那家伙笑的一点也不像格兰芬多!以后在学校日子怎么过啊啊啊啊!阿不思捂着脸在床上滚了一个圈。

“阿不思,快下来,我们要去对角巷了!”楼下的声音成功停止了阿不思在床上翻滚的愚蠢举动“别再床上滚来滚去了!我亲爱的哥哥~”

“我!才!没!有!”阿不思噌的从床上蹿起来,两步跨到窗边半个身子探出窗外,莉莉正在花园里,高高的抬着头笑的嘴快咧到耳根了,标标准准的幸灾乐祸!她穿着深蓝条纹的新裙子和黑色圆头皮鞋,还带了同样颜色的装饰帽。看上去就像一个洋娃娃,特别是那红色偏褐色的头发和翠绿色的眼睛,十分惹人怜爱,除了表情。不过旁边的人……阿不思用一种很不礼貌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他受万众敬仰的父亲,从乱糟糟的头发到本来应该有一道伤痕的颧骨再到溅漫泥水和草屑的衬衣和裤子。抱歉,请允许我不做评论。阿不思做了一个扶额的动作。“Dad你能不能去换件衣服,额,还有头发。”

哈利有些无措的看了看自己满是草屑和泥浆的衣服,“有必要么,我只是去农场走了一圈……好吧,光洁如新!”哈利张开双手原地转了一圈,表示自己的衣服每一寸都干净了,然后抬头对着阿不思友好的微笑。阿不思做出一个all right的手势“我马上下来。”

 

这里是英格兰某个不起眼的小乡村中不起眼的小农场,种植纯天然蔬果,自给自足,没有对外交易。这个农场的主人姓波特,有三个孩子,长子詹姆斯二世十五岁,在遥远的寄宿学校读四年级。次子阿不思十一岁,正准备去寄宿学校上学。小女儿莉莉九岁,待在家里折磨爸爸。多幸福美满的一家人不是吗?你问我女主人在哪?呵呵,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今天是小阿不思上街准备开学用品的日子,哈利开车带着儿子和女儿到城区,再转火车到伦敦。阿不思想了一路论移形换影能否在麻瓜界使用,就在他快要想出结果时,他们终于到了伦敦。希望今天不会被打扰,他至今还记得四年前二世的表情在雨水中模糊的样子。幸好今天是晴天。

就在阿不思一边祈祷一边牵着妹妹正准备跨进对角巷的时候,哈利的手机响了。

他!该死的!手机!该死的!响了!

阿不思狠狠的瞪着他父亲的手机,怨念几乎快把手机腐蚀掉。

接完电话的哈利一脸抱歉的对阿不思说今天恐怕他要自己买好东西自己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了。阿不思收了表情换上笑脸表示放心,他已经习惯了。习惯你时不时的掉链子,五年前莉莉误入有求必应屋,四年前二世开学,去年我生日,还有今天。

“我很抱歉阿不思,但是我有些急事。关于……”哈利拍拍儿子的肩,他知道着会伤害阿不思,就像当年的二世。“奥罗和食死徒,我知道的。”阿不思回握父亲的手,“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好揍他们一顿,因为他们打扰了伟大救世主的家庭时光。”希望莉莉开学的时候你能陪她。

“Umm……我尽力。小心点阿不思。”哈利就抱着莉莉在用了移形换影。原来可以在麻瓜界这么明目张胆的使用魔法啊,那我为什么要在车上浪费时间?阿不思抓了抓头发,独自一人进入对角巷。

人来人往拥挤不堪,好吧划掉不堪。一路上阿不思看到许多与自己同岁的孩子一脸兴奋的跑来跑去,还有同样兴奋的家长们,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还有各式各样的宠物,猫头鹰猫或者是蝙蝠,关在笼子里的和在笼子外大摇大摆的……嘿你家宠物跑出来了你不知道么?

他看过街上每一个人试图寻找什么,其实他也不知道要找什么,只是一个劲瞪大眼睛看呀看的,有些傻里傻气的样子。

经过丽痕书店,阿不思买了新生必须的书外加一本《黑魔法的兴衰》一本《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还有一本《对付恶作剧的锦囊妙计》,顺带一提,阿不思站在一本《阿不思·邓不利多的生平与谎言》前有一个小时,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本书。因为他拿不下了。

出门的时候他被一个女巫缠上,在付出一块银西后得到了一个预言,写在纸上并封好了的那种,放在他的口袋里。似乎女巫复述了一遍这个预言,但是阿不思没在意,因为他正在想着魔杖的事情。

看着老爸和哥哥拿着魔杖挥来挥去几乎占满了他的整个童年,除了那特殊的几年。他对自己的魔杖很期待,他在脑内想着魔杖的长度材质内芯款式等等等等的一切。最好是冬青木,不过听父亲说山楂木也不错,山楂木韧性比较好用起来顺手。等等父亲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用过?我记得二世的魔杖是桃花心木,罗恩叔叔是柳木,赫敏阿姨是葡萄藤木,纳威叔叔是……我认识的人里有用山楂……“嗷!”阿不思揉揉脑袋,他在走神的时候撞到人了,差点摔到地上了。“我觉得你没什么事对吧,孩子。”也许那个人打算伸手摸摸他的脑袋,但是等阿不思抬头,那双手就那么僵在半空然后直直落下去。“恩,没什么。”阿不思继续揉着脑袋,他微笑一下表示自己没事,那个人换了一种眼神看他。我好像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了,阿不思抱着书的手紧了紧。“我很抱歉,还有什么事吗先生?”“No,”那人挑着眉打量着阿不思,“你简直和他一模一样,除了头发,他的头发不可能这么安分。”我讨厌着身高差!阿不思勉强的扯开嘴角尽量友好的笑了一下。“他?”“不,没什么。你该去选你的魔杖了。”那个人握了握拳头,转身离开。他甚至没说抱歉!阿不思迅速收起强硬的表情,超那人的背影狠狠瞪一眼。

怪人!阿不思摇摇脑袋拐进魔杖店,简直拉低了我对魔法界的好印象!

魔杖店内废墟般的景象让阿不思吓了一跳,他警惕的向四周看看,然后他看到了一个金色的小脑袋,哦,原来是一个孩子正在试魔杖,角度问题阿不思只能看见他那盖着铂金色头发的后脑勺。铂金色的孩子,阿不思这么想。“Hi,菲利希亚小姐。”阿不思礼貌的打招呼,正在拿魔杖的女士转过身对阿不思笑了一下,那个铂金色的小孩也转过来。“午安阿不思。”菲利希亚拿出一根魔杖递给小孩。“这是斯科皮,这孩子长得就像天使一样。”斯科皮因为这段称赞脸红了,他微微低着头。“你好,我叫斯科皮。”“我是阿不思。”阿不思看他低下头也有些不知所措的挠挠头,哦,铂金色的小天使。

“哦,斯科皮亲爱的,再来试试这根。”菲利希亚鼓励的拍拍斯科皮的肩。斯科皮接过一根长相奇特,在握处前段有一块圆形的突出的魔杖。小心的挥了一下。然后一旁的木梯子就碎成了渣渣。阿不思捂着嘴把惊叹声吞下去。“so cool~”好吧他没忍住。斯科皮沮丧的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阿不思,“不,这一点也不酷,”他撇下嘴“我又破坏了一件东西。”阿不思想说些什么,但是被菲利希亚抢先了,“这不是你的错斯科皮亲爱的,每一个来这里选魔杖的人都会毁掉一点东西。”然后斯科皮又拿到一根握柄比前段粗一大圈的魔杖,这次他挥出了一道火焰,点着了菲利希亚的裙子。幸好菲利希亚马上用魔法扑灭了它。

“oh,sorry菲利希亚小姐。”小铂金再次闷闷的低下头有些懊恼的道歉,他把魔杖放到柜台上。“不不不,这不是你的错我的小天使~”女店主看了一下自责的小孩,粗粗的眉毛立刻绞在一起,好像有人欺负她的儿子一样。她安慰的抚摸着小铂金的头发“再试试,你一定能找到适合的魔杖的我的小天使。”于是她快速拉过另一架木梯子爬上去,她在柜子上叠成各种姿势的魔杖盒子间摸索着。

“你是怎么做到了?”阿不思见斯科皮依旧沉浸在懊恼和自责中没有回应他,便扯扯他的袖子“看看刚刚的火焰,那简直太酷了!有一个词怎么说来着,恩,天赋异禀!”“我只是挥了他,就这么挥了一下。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魔杖从来不听我的话。”斯科皮沮丧的抓着头发,阿不思感觉那些可怜的头发快绷断了。“我已经在这呆了两个小时了,我几乎试完了一个柜子的魔杖了。”怪不得店里像被拆了一样,阿不思看着地上的一堆盒子,桌子上堆成篝火的魔杖干笑了两声。大约过了五分钟菲利希亚抱着十来个盒子下来。

于是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阿不思欣赏到了免费的魔法表演。水火喷泉,暴风雪,雷暴,滚来滚去的火球,太阳,海啸,还有一次造山运动。

哦,这真是太酷了……斯科皮你这么厉害你爸爸知道么?

虽然只是小型的自然灾害,但是忍笑忍到快没力气的阿不思表示在这么下去他就要有腹肌了。

在被十多根奇形怪状的魔杖摧残后,斯科皮终于拿到了一根长相正常的魔杖,紫衫木,十英寸,笔直光滑的像根筷子。他捏着魔杖带着视死如归的决心挥动了它。斯科皮紧紧盯着魔杖的尖端,仿佛有什么怪物要逃出来一般。

一团小小的银灰色的魔法从魔杖尖端冒出,迅速聚集成一只小凤凰,它扑腾着翅膀环绕着魔杖一圈然后略过菲利希亚的发顶,在阿不思的肩上停留了一下,最后盘旋着回到斯科皮跟前,停在他铂金色的头发上,噗的一下消失了。

菲利希亚惊讶的捂着嘴,斯科皮完全僵在那动也不敢动。“这太令人惊讶了,这根魔杖完全是为你打造的!”她激动地语气都在颤抖。“是…是这样吗?”斯科皮有些僵硬的扯出笑容“我可以带走它吗?”“当然可以我的天使。”菲利希亚俯下身亲吻斯科皮的额头一下,“快去吧,要小心些,别让你父亲等久了。”斯科皮付了钱,对着菲利希亚和阿不思甜甜的一笑“再见,菲利希亚女士,阿不思。”然后快速穿过废墟到街上。

“天赋异禀的孩子不是么?”菲利希亚施了一个咒语,店里的东西卷成一阵龙卷风一点一点而又十分快速的恢复原状。“OK,我亲爱的阿不思,现在到你了,来试试这个。”……

阿不思以为自己很快就能选好魔杖,他希望能追上斯科皮,希望能再和他说说话,他特别想向他讨教那个凤凰魔法使怎么做到的。但是他在魔杖店呆了整整半个小时才选到属于自己的那根魔杖,十一英寸,和祖父一样是桃花心木,独角兽毛的内芯。相比斯科皮,自己真是省事多了!他将魔杖画了一个圈在点了几下,刚刚被修复的鱼缸碰的一下炸开来。菲利希亚有些温怒的看着阿不思,他微微低下头做出一个间于我错了和傻笑的表情,然后趁着菲利希亚施还原咒的时候跑出魔杖店。

 

 

评论(3)
热度(38)

© 袭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