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沙李ABO】往者不可谏

为响应国家二胎政策的高龄怀猴子

@九品肺鱼

高举生猴子大旗!



往者不可谏·三

自从确定怀孕之后,沙瑞金给李达康制定了严格的作息时间表,最晚十点睡,最早六点起,中午最好睡个午觉。一开始李达康不习惯,被沙瑞金强行扣在床上几天也习惯了。不但习惯了,还赖床。虽然是周末,沙瑞金也在六点准时睁开眼,轻手轻脚下了床去洗漱。在窗外的阳光和屋里鼓出一团的被子之间挣扎了一会儿,最终选择钻回被子把暖乎乎的人抱进怀里。这么一趟,就躺到了七点半,沙瑞金拍着李达康的背把人叫醒,又趁着他刚睡醒迷糊的时候摸了一把头毛。


等李达康梳洗完毕,换好衣服下楼,沙瑞金正在煮馄饨。大馄饨是杏枝昨天包好的,虾肉剁泥拌上调味,包的又圆又鼓,李达康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小包子。沙瑞金焯了一把青菜,盖在煮好的馄饨上,问李达康要不要加个鸡蛋。李达康摇摇头,就着沙瑞金的手尝了口汤,“好淡,你没放盐?”沙瑞金听了也尝了一口,觉得正好,“放了,馅里还有盐。”可李达康不依,撇着嘴歪着脑袋盯着人看“淡。”“给你蘸黄豆酱吃,不能吃多了啊。”沙瑞金拍拍李达康的肩哄他出去坐着,自己端着两碗馄饨出去。李达康高兴了,唉了一声出去乖乖坐好。等两碗馄饨上桌,李达康拿筷子拌了拌,夹起来吹凉,一口塞进,脸颊鼓起一边,一上一下的。李达康吃饭快,就和他风风火火的性格一样,沙瑞金一开始觉得他是囫囵吞下去,总怕他不好消化。后来处的久了,沙瑞金发现这人嚼的也快,鼓起的腮帮子像含着满嘴瓜子的松鼠,有好几次都让他起了戳下去的坏心思,比如现在。李松鼠一心一意吃着早饭,全然不知对面的人手痒痒到了心里。


家里的座机突然响了,沙瑞金去接,是李佳佳打来的。本来李佳佳这个家里的心肝宝贝在刚听说家里两位老大不小的还精力十足的响应国家二胎政策的时候就要从美国杀回来,可是正好被毕业设计绊住了,她只能算着时差在凌晨打个国际长途给沙瑞金,满脑袋我爸爸这么大年纪了爸你怎么下得去手一个字都没敢说,反倒这个注意那个小心说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她已经顺利毕业了,这个电话应该是说回国的事。李达康听见是女儿,也凑到一旁要听,沙瑞金从善如流按了免提“佳佳啊,爸爸过来了,你和他说。”“好呀,你可不许按免提,我可是要告状的!”“又想说你爸什么坏话啊佳佳?”李达康凑到电话旁边,笑的眼纹都出来了。“你在酒吧?说话不太清楚啊。”沙瑞金让出位置,揽过人的腰从背后抱着让他坐下,脑袋枕在李达康肩上,不时侧过头蹭一蹭鬓角。


“没没没,我哪儿敢去酒吧呀呵呵呵 。回去爸不得训我。”李佳佳讪笑着,“爸爸你这两个月没什么不舒服吧?谁的好不好?胃口还好吧?腿疼不疼?”“都好都好。”李达康笑着答应,向后顶了一下在自己耳边脖子上乱来的人“哪里都好,就是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嗯……”李佳佳沉默了一下,“机票定好了,大后天的,大概中午到。”“好好好。你要小心点啊,”李达康想了想大后天不是小金例行汇报的日子,也不用去市委办公室,而沙瑞金明天就要开始为期半个月的扶贫视察。“你爸有事,我去机场接你吧。”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下“那,爸爸你也要小心点啊。”“好好好,你爸我又不是纸做的。”李达康这两个月最怕听到小心两个字,几乎每个人和他说了两句话就会来一句您小心,好想他不是怀孕了,而是成了一碰就碎的瓷娃娃。头发突然被摸了两把,沙瑞金提高了些音调“佳佳你放心,我在呢。”李佳佳笑了两声“你当然得在啊。”


父女两个又拌了几句嘴,最后以沙瑞金一句他们早饭还没吃完结束。挂了电话,沙瑞金发现李达康还是盯着电话看,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好啦好啦,这不是还有两天就能见到了么。”然后搂着人回餐桌。


评论(12)
热度(84)

© 袭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