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沙李衍生\沙薛】(大概没有后文的)跗骨小段子

被拖走重发

沙书记X薛秘书



【一】

沙瑞金本来不应该注意到薛成的。省委有一办公室的秘书,而薛成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算起来他和薛成的相识还要归功于白秘书。白秘书在沙瑞金身边呆了五年,推荐书已经批复,任命也下来了,马上就要远赴外省。省委书记大秘的位置空下来了,由谁来接替这个问题让办公室里的不少人蠢蠢欲动,明着暗着往白秘书跟前儿凑。一天工作结束的早,白秘书确认一遍后三天的行程发现的确没有什么要处理的紧急情况之后,把两张叠在一起的信纸给沙书记。

这是我路过办公室的时候被风吹倒地上的。白秘书这么说。

沙瑞金打开了信纸。那是一份手写的发言稿,却写了信的格式。内容是两个星期前沙瑞金参加的某个致辞。很显然,这不是沙瑞金当天讲的那一篇。但是这篇比那天的漂亮多了。

“薛成?”沙瑞金看着最后左下角工整的签名和日期,心里暗笑,这真是把发言当信写了。“写的真不错。”

【二】

第二天,白秘书在午饭的时候去了一趟办公室,薛成正在把抽屉里所有文件夹搬出来。“薛秘书。在找东西吗?”“白处长?!”薛成立马拍拍裤子站了起来,“这……白处长,我这整理东西呢,有点乱,您先坐,您先坐。”说这拉过自己的椅子。白处长连忙摆摆手,笑说不坐了,还有个文件得送,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叠好的信纸“这个是你写的吗?”薛成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连忙双手接过“对对,我刚刚就在找这个呢,这……谢谢了,谢谢你白处长。”白处长摆摆手说自己先走了,薛成笑眯了一双眼,把白处长送到办公室门口。临出门白处长突然问“会打篮球么?”薛成愣了一下,摇摇头。

白处长走过拐角,薛成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把那一张信纸攥在手里,面无表情。

薛成被沙书记亲自开口要去当秘书,白处长亲自带了他三天交接工作又把沙书记平时的习惯事无巨细的交代好,最后走的那天下午还把薛成领到书记办公室,拍着薛成的肩“好好干,书记就交给你了。”

薛成:哈?

【三】

沙书记办公室外边有个小间,薛成的东西已经早就进去了。他已经正式成为沙瑞金的大秘一个多月了。

薛成确定了近几天的日程安排,上午省委常委开会,下午出席一个开工仪式,晚饭前纪委田书记来汇报工作。这么一来大概晚饭两人要一起吃了,薛成微微放下心,看看表,离上班还有将近一个小时。薛成从保温杯里倒了杯豆浆,一边喝一遍改下午开工仪式的稿子。红色铅笔,工笔小字,密密麻麻却整整齐齐的排在空隙里。薛成的速度极快,粗略改了一遍又把重点段落反复推敲了几遍,最后定稿。再拿出一张空白的信纸,把终稿誊抄一遍,和其他文件放在一起,交给沙瑞金。

“沙书记,”薛成敲了两下门,等着里头传来一声进之后在开门,进去了又小心的关上。薛成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进沙瑞金的办公室就会莫名的紧张或者说兴奋,坐在巨大办公桌后的省委书记越是笑的和善,目光越是往自己身上放,他就越紧张。薛成攥紧了拳头,止住五指的颤抖,尽量忽略不安感,平稳的走过去。

信纸夹在一堆打印文件里非常显眼,沙瑞金的目光在那凌厉的笔锋上微微停顿,然后拿起了另一份文件。等薛成快步走出办公室,他才拿起文稿仔细阅读。写的像一篇激昂的演讲稿,很能带动气氛,沙瑞金也情不自禁的被它感染。

真是好文采,沙瑞金赞叹,就是人有点太冷了。

【四】

薛成没有想到领导会蹭下属的饭。他坐在椅子上,看着沙瑞金毫不客气的从自己的饭盒里头夹菜。

天气有点热,沙瑞金脱了外套送了领带和扣子。薛成一动不动的端着碗,看着沙瑞金手臂上鼓起落下的肌肉。“怎么不吃呢?”沙瑞金不知何时也抬头看他,“你做的饭很好吃啊,多吃点。”说这夹了一筷子菜过去。薛成连忙接过,笑的有些诚惶诚恐的意思”不,不用了沙书记,我够吃。”说这就开始低头大口吃饭。沙瑞金又说“别急啊。吃点菜。”薛成一看菜碗,我的东坡肉呢???

第二天也是这样,第三天也是,于是第四天薛成带了两份便当。

从此以后都是两份。

【五】

薛成喜欢穿着大的裤子,大的衬衣,似乎空荡荡的布料能给他一种被包裹被保护的安全感。但是这样看起来就很颓废懦弱,他是省委的秘书,应该整齐干练,一丝不苟。薛成勉为其难的换了小一号的衣服,但还是宽松的,不过衬衣下摆一扎,腰带一系人倒是精神了许多。

衣服这件事上,薛成挺羡慕他顶头上司省委书记沙瑞金,那样的身材,那样的肌肉,把衬衣碰的紧紧的,仿佛某种力量被封印在里头,随时准备冲出来。人家衣服里头可是实心的,不像自己,薛成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鼓起的衣服,伸手把它拍平,拉直了扎进裤子。

薛成抱着腿坐在篮球场边上,看着沙瑞金一个人拿着球满场跑,不时上个篮。正是炎夏,七点还没天黑透,风吹来的都是热浪。看着场上人半湿的球衣,薛成拉拉领带,觉得这天实在是太热了。

沙瑞金终于是觉得一个人玩篮球没劲儿,最后投了一个三分,就抱着篮球喘着气慢慢往场下走,薛秘书抱腿的样子像一个等待老师表扬的孩子。看见自己下来了,连忙露出一个乖巧的笑,拿着水和毛巾赶上来。

“沙书记快擦擦汗。”薛成把毛巾递过去,沙瑞金却只接了水。薛成思考了一秒钟,果断的把毛巾按在沙瑞金的大臂上,慢慢往下擦。

【六】

沙瑞金今天有了个新发现,他的薛秘书今天有点心不在焉,时不时拉拉衣服动动肩膀,还总是看着后边的墙走神,又一次叫了他两回才回神。沙瑞金把手上差不多完成的工作放下,招手让人到跟前来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薛成摇摇头,衣服贴在身上的感觉让他极度不自在,好像有一只蚂蚁在身上爬来爬去却不知道下一秒它会爬向哪里,痒,痒的人毛骨悚然。

“你今天状态不太好。”沙瑞金微微往前倾身,一脸关切。薛成看着沙瑞金的眼睛嗫嚅了几声,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把头微微低下。沙瑞金看他不想说,心里有了想法,“这样吧,今天的事情也差不多了,你就提前下班,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可不能这样了。”“好的,沙书记。”沙瑞金摆摆手,让人回去。薛成却伸出手,“沙书记,这文件我就顺便给办公室的人送去吧。”

沙瑞金伸出手,两人的手在文件上短暂对接。

【七】

第二天早上,薛成看着贴身的衬衣和西服,激烈的思想斗争五分钟后,穿上了。





评论
热度(30)

© 袭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