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沙李/ABO】往者不可谏

生猴子!生猴子!生猴子!
高龄!高龄!高龄!
二胎!二胎!二胎!


往者不可谏·二

李达康进省委秘书处一年半后的那个中秋节前夕,省长被呼啸的救护车从酒会上直接拉进了抢救室。


李达康那天正好被纪委书记留下来写一篇关于领导干部要在规范自身的文件,纪委书记在接到电话之后脸色一下变了,他让李达康立刻停下手里的活跟他去医院。他们到医院的时候,省长的手术才刚开始不久,而走廊上年轻的省长夫人已经哭花了妆,一个三十左右的青年想上前安慰却又僵立在原地。纪委书记在询问了司机情况之后发现秘书不见了,一问才知秘书给省长挡酒,吐了三次,可能有酒精中毒的迹象,正在洗胃。纪委书记走的时候一如来时一般风风火火,李达康小跑的跟着,在长廊的拐角处回望了一眼紧闭的手术室大门,走廊似乎被无限拉长,距离让女人哭泣的动作变得僵硬,让青年立得像尊无悲无喜的雕像,手术室的显示灯仿佛一个摇摇欲坠的红灯笼。


老省长没有就此睡过去,但也没有醒来。省里很快把这件事压下来,对外宣称省长是过度劳累引发突发性脑溢血,抢救后一直昏迷不醒。


至于酒会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其实人们心里都有数,不过大家都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来粉饰太平。而老省长监护着的六个Omega在一夜之间失去了依靠,都慌忙寻找下一个庇护伞。


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李达康拎着保温桶走进病房,他来看望那位挡酒吐了三次的齐秘书,也是同一导师门下大他三届的师兄。他入院的原因也不是酒精中毒,而是胃溃疡引起的胃出血。齐处长白着一张脸,却是在笑,当看到李达康之后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达康来啦,快坐下,难为你要工作还要天天来看我。”李达康坐在病床边上,握住齐处长的手问他感觉怎样。齐处长说没有大碍。李达康打开保温桶,浓郁的鱼味儿飘了出来。“我问了医生,他们说您近期只能吃些流食,我就用鱼汤鱼肉炖了粥,煨了一个晚上。”齐处长接过盛好的粥,用勺子搅动着,热气直直蒸上眼睛,熏得他眼前雾蒙蒙的。“你来这么早一定没吃早饭吧,这你也吃点?”李达康摆摆手想推辞齐处长却没让他说下去,“不吃早饭怎么行呢?你看,师兄我不就是胃溃疡才躺在这里的?保温桶这么大,我也吃不完,咱们一起分了,也不浪费。”这话说的李达康无法推辞,只好给自己也盛了一碗,两人各自吃着。


李达康还要上班,吃好饭有坐了一会儿就走了。齐处长托他向导师道个歉,过几天的中秋怕是出不了院,不能去导师家了。


这是第一次导师邀请他们去家里啊。齐处长躺回床上,盯着洁白的天花板喃喃自语,好想去啊。


中秋节那天,李达康一人拎着月饼开到导师家。老教授相比一年多前并没有很大的变化,他带着老花镜,坐在摇椅上看报纸,膝头搭了一件厚厚的军大衣。老教授有一儿一女,都是Alpha,儿子儿婿参军回不来,女儿和媳妇儿在厨房进进出出的准备晚饭,李达康本想去帮忙,但被老教授招手叫过去,搬了把小凳子坐在旁边。“达康来了啊,”老教授把书摊在腿上,抓住李达康的手拍了几下,“省委很忙吧?都不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怎么会呢老师,这不是来看你了嘛。我还带了您最喜欢的月饼,有芝麻的,还有鲜肉的。”李达康前倾着身子,凑到老教授边上,笑的见牙不见脸。“就算再忙也不能忘了看望老师呀。”老教授听了却脸色一正“忙归忙,可不能累过头了啊。像小齐他……唉,你可不能学他。”李达康连忙是是是的点头。


“爸,李哥菜马上好了,”老教授的女儿从厨房里出来,去搬收在墙边的小饭桌。李达康帮她一起把桌子摆好,本来他打算去扶老教授的可一转头,教授已经自己走到桌子边了。“达康陪我坐着吧,让小萍她们忙。”话音刚落厨房里便回了一句“爸你这么偏心李哥我都妒忌了!”教授笑骂道,“妒忌什么?人家明明比你小多了,都让你占这么大便宜了,你妒忌什么。”


这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饭后一家人有陪着老人去赏月吃月饼,今天的月亮又大又圆,冷辉被万家灯火衬出了一份暖意。李达康走的时候快九点了,是老师怕他一人走不安全催他回去的。走之前老师的女儿还给他塞了一罐子黄豆酱“刚刚吃饭忘了和你说,我哥不是回不来嘛,就拖他一个转了政,有假的战友回来。那战友带了几罐那边特有的大酱,爸特意让我给你一罐早上配稀饭吃。”


评论(2)
热度(67)

© 袭嬅 | Powered by LOFTER